导航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9章 襄阳军事会议(1)

    熊文灿满眼含泪,跪拜在地给杨嗣昌磕了三个响头。

    随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恩师,都怪文灿失策,不能听从您的韬略,进而连累了您。我罪该万死啊。”

    杨嗣昌叹了一口气。

    “心开,你曾经在两广招抚并用,我和皇上都很看好你,可惜你升任五省总理的高位,就被享乐蒙蔽了双眼。你贪了多少,你当我不知吗?”

    杨嗣昌突然现出凛然的杀机看向熊文灿。

    熊文灿顿时浑身抖动,一股黄色尿液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杨嗣昌有些厌恶地说道:“你竟然贪了五十万两白银。真是胆大包天。你罪该万死。”

    熊文灿磕头如捣蒜,将额头都磕出了殷殷的血来。

    “大人,我确实罪该万死。但是……”熊文灿脸色一寒,但是他还是没有说出这些银子有多少供奉给了杨嗣昌和那些要命的太监们。

    “不用说了,到了京师,你知道该怎么说,你的家小我会替你保全,好好收容的。”

    “谢恩师。”熊文灿一头磕在了地上,几乎就要晕倒。

    “走吧。”杨嗣昌对着两旁的卫兵吩咐道。

    很快,几人就把熊文灿带了出去。

    看着熊文灿被带走,杨嗣昌喃喃地说道:“他必然死于西市,我以后会不会也跟他一样呢?”

    在熊文灿被带走后,各位将领都已经到了他的总理衙门大堂。

    杨嗣昌穿着一品大员的官服,将头发梳的锃亮,身前摆着崇祯御赐的尚方宝剑。两旁的锦衣卫持剑矗立。整个朝堂极其威严肃穆。

    众将都已经到齐的,正等待着杨嗣昌训话。

    以平贼将军左良玉为首的武官站在左侧,依次站立着总兵官贺仁龙,从义军中投降的副总兵刘国能以及大小将校,不下二十余重要的将领。

    文官以丁启睿为首站立在右侧。

    还有一位来自北京的宦官刘元斌,被崇祯帝派遣到这里协助剿贼,他手下带着一千多名锦衣卫。名义上受杨嗣昌统辖,以便必要时候支援各地的剿贼大军。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名宦官也是随时会一纸上书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东厂提督大太监曹化淳,进而告知崇祯帝。

    众位文官武将都在站立等候,唯独宦官刘元斌坐在侧面,捧着一杯刚沏好的碧螺春慢慢喝着。

    杨嗣昌看到众位将领都已经到齐。这才带着威严的口气说道:“诸位,闯贼和献贼以及伪曹操再次反叛,已经成为皇上的心病,熊文灿剿贼不利,纵容献贼做大,已经被逮往京师。我想很快就会被斩于西市。”

    他不屑地看了一眼宦官刘元斌,再收回目光后接着说道:“皇上赐我尚方宝剑,对从二品以下官员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但是我不想加在诸位身上。我想只要诸位同仇敌忾,一往无前。必然不日克敌报捷。”

    左良玉嘴角突然现出不易觉察的一丝冷笑。

    杨嗣昌望着眼前的官员,接着又说道:“这一次我主张的四正六隅,十面张网之策已经上表圣上,得以恩准。因此各位要严格执行下去,不得有误。倘若在谁的防线跑了贼首,我必然拿问。轻则罢官。重者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