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4章 郑崇俭身死(1)

    “奴才遵旨。”王承恩领命而去。

    就在崇祯在宫中大发雷霆的时候,陕西巡抚郑崇俭从朝廷的官员中已经听到了他要被拿京问罪的消息。

    他呆呆地站在廊檐外,这几日他日渐消瘦,面容憔悴,毫无精神。

    “老爷,回屋吧,参汤都凉了。”一位貌美的夫人走到他身前劝解道。此女二十七八岁左右,面带风尘之色,她曾经是西安府风雨楼的头牌。正是两年前郑崇俭死了夫人后,才从花雨楼老鸨子那强行要出来的。

    姜婉儿如今贵为夫人,她已经心满意足。

    “婉儿,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我恐怕马上就是刀下亡魂。”

    姜婉儿眼中泛着泪花,已经泣不成声。

    郑崇俭劝慰道:“不要为我难过。”

    “大人,我早就提醒过你,这十几万两银子已经够几代人花了,我劝过让你告老还乡的……”

    “我今年才四十多岁,我跟皇上说告老还乡,皇上肯定会有所怀疑。哎,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姜婉儿哭的梨花带雨。将妆都哭花了,她将泪痕掩去,带着哭腔说道:“那也可以离职回乡。您就是太留恋权势。”

    “谁说不是呢,有了权势,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天下几人能看得透。”

    姜婉儿哭了一阵,停住了哭声。

    她将身后的书房门轻轻打开,再次劝解道:“大人,你的十位妾室都在此了,今天都穿着白衣再次为你清唱一曲十八摸。”

    郑崇俭乍然一听,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去。

    他看到十位貌美的妾室果然正排成两排面带愁容立在书房等着他。

    郑崇俭点了点头,这是他平时最喜欢的曲子。他将朝服整理了一下。

    随后在夫人姜婉儿的陪伴下走进了书房,姜婉儿将房门带上。

    就见她一挥手,这些歌姬都翩翩起舞。

    郑崇俭一边细细听着,一边喝了一大杯西凤酒。

    他心中想着“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听过清曲之后,郑崇俭跟妻妾们一一拥抱,随后一摆手,让他们退了出去,他将衣帽戴好。整理好书桌上的纸笔。

    在书桌旁喃喃自语道:“我是被李自成害死的,好一招借刀杀人之计,当年蓟辽总督袁崇焕就是死于满鞑子的借刀杀人之计。如今又轮到了我。崇祯真是个糊涂的皇帝啊。”

    说完,他长叹一声,然后就看到屋内人影一闪。凳子一倒,一位从二品大员就此上吊自缢。

    等到锦衣卫来到,看到郑崇俭的尸首,这才回报了朝廷。

    崇祯听到郑崇俭畏罪自杀,勃然大怒。竟然让人将他的尸首暴尸三天,不准入殓。

    此刻,李闯早已经收了兵,侧卧在商洛山的草屋内的大椅上。

    他看到郝摇旗将自己捆绑着走了进来。同时郝摇旗的身侧还有诸位大将紧紧跟随。

    他惊讶地赶紧坐起身来。

    他一脸严肃地望着郝摇旗。

    “摇旗,你违反我的军令,饮酒误事,又轻敌。导致惨败。你说我是不是该砍了你的脑袋。”

    郝摇旗赶快跪下,满脸的悔意说道:“闯王,我该死,都怪我没有听你的劝告。导致大败,你杀了我吧,可恨我没有死在跟明军厮杀的战场上。”